• 第533期:补它能调免疫、强骨骼……补充方法还经济实惠 2019-09-18
  • 盘点流入日本的中国十大稀世珍宝(组图) 2019-09-18
  • 中共中央组织部“12380”举报网站 2019-09-10
  • 女排欧战惨败后全主力备战总决赛 卯足了劲冲冠 2019-09-10
  • 趁热吃粽子 吃完你还得做这件事 2019-09-05
  • “只想当官,不想做事”是当前官场存在的大问题。[上火][上火] 2019-09-03
  • 香港“大馆”讲述历史岁月(港澳在线) 2019-08-25
  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8-25
  • 女大学生“裸条”借贷背后:牌照未至 巨头已各占山头 2019-08-23
  • 高考背后,他们默默付出(组图)【3】 2019-08-19
  • 【一汽丰田特约】每日精选世界杯88年第一次弟弟替补哥哥 2019-08-14
  • 吃货苏东坡出品:“舌尖上的宋朝” 2019-08-11
  • 万华禾香板:一根秸秆的绿水青山梦 2019-08-11
  • 法制日报:播放背景音乐也要尊重版权 2019-07-21
  • 河北定州:秸秆回收变废为宝 2019-07-21
  • 香港赛马会必爆一肖中特

    惠泽一肖中特平:霹雳之玉辞心新传 第一百六十一章: 幽幻梦杀仙蝶险、一步红尘解命危

      血丝寸寸流,搭琴的揉手贱血滴滴落,为了护全苑裡众人安危,蝶舞仙梦不惜犯险,牺牲部份修为,

      硬使出六弦琴诀,致使损伤受创,遏血的人,保持沉默,隐伤忍痛,屹立于风中,思绪伴随着记忆中的旧页,页页侧篇,黑白回忆随着旧往憾事,一页一页翻

      「呃阿……」

      (想不到…对付那班魔类,吾要使用六弦琴诀…)

      翻侧页面,不断翻篇,冲击着脑海中残缺篇页,灵指点穴,自封数道筋脉,遏止伤势持续蔓延,

      接着云袖旋腾,仙琴旋空一翻转,落在背肩上,负揹在后似若其忽,继续自言道。

      「嗯…?!那班魔物究竟从何而来???为何会无缘无故出现在此?一来便指名道姓,要找逍遥公子?难道此事又跟好友有关?看来要了解这件事原由,只有等待当事人回来,才能釐清疑惑了…」

      说着说着,咽喉之间又一阵滚烫卡喉,随即又再次溅出朱红沥沫,她似乎也明白方才那一战,显得多么惊险,要全然无伤似乎也并不太可能,

      所以只能犯中求险,搏命一赌,而换来代价便是负伤累累,或许是经历漫长岁月洗涤之后,功力已不如以往高深,才会显得格外吃力。

      自历经数千年前那场灭族浩劫后,功力便无法与日精进,长久以来却一直无法再突破自身限界,

      所以才会导致武学荒废,迟迟无法再精进,这点使她也十分纳闷,但也找不到事出缘由,致使让她倍感遗憾,或许是过往的种种打击,让她倍感绝望,

      才会间接选择固步自封,封闭自我情感,封闭自我的心,当得知敬爱的人被迫离开自己时,

      那种深深的伤恸,就彷彿一颗心被狠狠撕裂,独留的唯有无尽伤悲,悲恸,以及万般无奈与不捨,

      而当失去挚爱另外一半时,心不止被狠狠粉碎殆尽,灵魂肉体也彷彿失去一半般,剧痛,深恸,

      还有无尽悔恨,而当一个人历经这样生离死别之后,炽热又温暖的心,就会变得更加冰冷,就如同此刻的自己,心已死,冷无感,而当昔日种种遗憾。

      再次浮现于脑海时,只剩内心那自己浅澹自嘲冷笑声,嘲笑着自身的无能,感叹自己的无力,念头转瞬又恢復以往清冷「………」

      就在蝶舞仙梦甫回过神时,后方却传来急促脚步声,来者似乎非常急促,奔跑的脚步声,显之过急,

      随着奔跑浅踏声响越来越急促而带出一名女侍童,素衣穿着,粉色糰子繫短髮,长相可爱的女娃童,

      回头一看,原来,来者便是自己的贴身丫鬟,梦蝶儿,又称蝶儿。

      「小姐一一!小姐一一!」

      「嗯……?是蝶儿…?」

      听着丫鬟叫喊,蝶舞仙梦冷色一凝,眉梢轻敛,依然固其神色不变,隐忍着创伤,夙冷迴眸一眼,

      保持一贯清冷,一手搭着琴座,背对着奔跑而来俏皮女童,适时遏阻她继续靠近。

      「有什么要说的话,站在原地讲便可…」

      突来这一句,一时之间让奔跑而来孩童,显些有点错额更是惊讶,让她不明白,为何小姐会突忽其来,

      口出惊愕之语,这是自小以来,第一次被人开口拒绝,而且对象还是从小一直侍奉的小姐,这叫她怎么不伤心呢?小小心灵彷彿受到利刀狠狠刮裂,

      着实沉恸,但她也因这样遏阻声,而停下急促奔跑脚步,依旧无视小姐命令,依然急促奔跑而来。

      「就算小姐开口拒绝了!蝶儿也不能弃小姐而不顾,何况小姐都受伤流血了,一定要好好包扎消毒才行!要不然让伤口感染就不好了,这也是蝶儿应尽义务,小姐就别在为难蝶儿了…」

      似推似阻倒不如顺水推舟,还来得比较好,因为她非常明白,自家丫鬟个性,一旦让她缠上了,

      就会来个死缠烂打,不得安宁阿,蝶舞心念一转,决定付合,放软冷傲姿态,不再那么固我已见,无声叹息一声后,再续开口道。

      「既然妳心意已坚,那便随妳吧…」

      「多谢小姐见谅,那蝶儿失礼了…」

      得到允许后,蝶儿便走到蝶舞面前,小心翼翼扶着自家小姐的白皙肌肤的手,缓慢的往深院凉亭而去,

      并行而走的主仆,虽行进途中有聊上几句,但两人却是保持着互相试探着对方,始终都保持着高度警戒,

      蝶舞虽依然保持一贯镇定,但心裡却是有种说不出的的所以然,看在眼裡,听在耳中,触摸的温热,

      却是真实的存在证明,但不知为何,这份似若以真的感觉,总有几分虚幻不实,依旧保持冷静,不动声色,认凭着面前的女童扶着走,脑裡却是假以推侧。

      (蝶儿鲁莽个性,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温柔体贴且善解人意?为什么我一点都没发现到?难道是这段时日以来,是我太过疏忽她了吗?所以她才会故意这样做?目的就是要引起他人注意?是希望有人能多多关心她吗?唉…也许这些时日以来,是我太过冷落她了…)

      想到这蝶舞内心不免暗暗感叹起,她隐忍身上伤势,勉力抬头看了身旁女童一眼,深邃眼底却有了一份歉意,接着又赶紧转回头,内心却有说不出的复杂。

      「………」

      「小姐?妳伤口还会痛吗?」

      「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剧痛了…多谢妳…蝶儿…」

      「小姐,妳这声谢,蝶儿可是受当不起,身为小姐贴身丫鬟,照顾小姐便是我的责任,就别那么客套了…」

      「…说得也是…那便依妳吧…」

      「多谢小姐…」

      虽是些无关紧要的对话,却是让她倍感质疑身旁这名,熟悉又几分陌生的女童,真的是自己熟识许久的那名俏皮女孩吗?

      蝶舞不禁怀疑起,于是决定再用言语试探一番,眉目敛了敛,望着前方景色,便开了口。

      「蝶儿…妳可知晓自己名字由来?其中所包含意义是什么吗?」

      「我的名字不是小姐与夫人,替我取的吗?有什么不对吗?」

      「答桉只对了一半,还有呢?」

      「不是这样吗?」

      天真无邪外表下,暗藏着阴险狡诈另一面,一闪而过眼色,却多了一丝青色眸光。

      (难道这名女人已经识破吾之邪术了?要不然怎会无缘无故,提起这名娃儿的身世?真是使人疑问阿?)

      另一个人抱持质疑态度,望着女童不语,脑海裡却是推算结果。

      (假如此人真是蝶儿话,应该能很轻易说出答桉才是?但为什么此刻却是一句也回答不出?是真的忘记了?还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?若非以上都不是的话,那么就只剩一个可能了…)

      随着渐缓步伐越来越深入,并行的主仆二人,各暗藏心思,不动声色,抱持平常心态去应对接下来的诸多情况,蝶舞仙梦冷静思考着因应良策,

      以防范于未然,而另一人则是一路保持异常沉默,似乎显得更加阴险狡诈,一对眸子裡还不时闪逝着诡异绿芒,暗思藏杀机,寻思该怎么下手较好。

      (呵呵..人类真是有够愚笨,三言两语之间就轻易相信他人,吾会一步一步引导妳到地狱之门阿!呵呵呵!)

      步踏越深,主仆二人身影随着一阵诡异迷雾走向一处不知名地方,负伤的人,似若无意假以配合,便是要从中揭发对方阴谋诡计,所以才不动声色任人摆佈。

      「呃阿…蝶儿..妳说的那个地方还没到吗?」

      「就快到了,就在前面不远处?!?br>
      然而虚幻构思成景象,却远比现实完美。

      —————

      —————

      回归现实层面蝶舞仙梦搭琴负伤含血迎风而立,却浑不知被琴音震伤的魔众,又再次死而復生,

      纷纷一窝蜂将仙者围攻起,而遭二度断首的妖陀魅,残躯捡断头,卡嚓一声脆响,再次将两者合一,

      恢復原样,一脸忿怒的望着仇敌狠狠不放,眼中那股恨意像是要将眼前人狠狠撕裂,但此时却不敢进一步冒犯,因为现场多了一道晦暗光影,而这神秘光影裡藏匿着虚幻身影。

      「若不是吾即时出手,尔等早已亡于此女手下!」

      「是…」

      「为何你们会无缘无故惹上那名女人?」

      「请主上缓下盛怒,请听属下一言…」

      「那便从头说来吧!」

      「是…事情发生经过便是这样…」

      闻言过后,神秘晦暗光影,闪烁邪光,接着口出一句

      「意外收获,确实令人惊讶,想不到在这边的人界亦有修为如此高深的修道者,这样无疑对计画,亦有所推进,要完成万魂囚再也非是空笑谈而已,取下此女性命,夺取她之灵魂吧!」

      「但此女功力修为也非是易与之辈,要杀她也非能一朝一夕就能杀得了的…」

      「呵呵…不用怕,儘管动手即可!」

      「这…」

      「还在犹豫什么呢?」

      「贸然行事只怕对方有诈,这样岂不是误中对方圈套,属下还是认为…」

      「够了!」

      「是…」

      「既然你迟迟不肯动手,那便由吾亲自动手吧!」

      「怎好劳驾主上,还是由老朽来吧…」

      「嗷嗷嗷!既然主上,妖老,无法达成共识,那就由本兽爷来吧!但先说好哦!美人肉体是属于本兽一个人的,唯吾为一??!」

      「狂狼,你这个野兽!你想趁人之危吗?」

      「怎样???你也想共分一杯羹吗?」

      「你!」

      「不用吵了!先将此女带回狱海深渊再说,本司自有定夺!」

      「哼!若非是主上适时开口,那你的性命早已不保了!翼虎弟阿!」

      「狂狼!!!」

      「你们通通都收口吧!」

      「既然达成共识,那便将人收押带回深渊吧!」

      几番吵论过后,狱海魔众一致达成共识,随即神秘晦暗光影消失,接着妖陀魅一声令下,命令其中的两名妖魔众,将负伤搭琴的蝶舞仙梦,擒回狱海深渊。

      「来人阿!将此人带回深渊?!?br>
      「是!」

      「领令!」

      正当两名魔众逐渐逼向仙者时,突然后方飞来数道掌气,随即将两名妖道角纷纷震飞,突忽其来攻势,令在场众魔邪,措手不及反应!

      「是谁???竟敢坏吾等大事!!」

      顿时!遥居深处,一阵冷风席捲而来,接着闻诗却不见踪影。

      「红尘入世步江湖,妙手施法救苍生,」

      「不妄功名封与录,执念断罪释云烟?!?br>
      ....待续...

      

      飞卢小说网 b.faloo.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!,

    端午看书天天乐-疯狂充值-疯狂消费吧,充100赠500VIP点卷! 立即抢充(活动时间:6月7日到6月9日)
    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    (按左右键翻页)
    霹雳之玉辞心新传书评:
  • 第533期:补它能调免疫、强骨骼……补充方法还经济实惠 2019-09-18
  • 盘点流入日本的中国十大稀世珍宝(组图) 2019-09-18
  • 中共中央组织部“12380”举报网站 2019-09-10
  • 女排欧战惨败后全主力备战总决赛 卯足了劲冲冠 2019-09-10
  • 趁热吃粽子 吃完你还得做这件事 2019-09-05
  • “只想当官,不想做事”是当前官场存在的大问题。[上火][上火] 2019-09-03
  • 香港“大馆”讲述历史岁月(港澳在线) 2019-08-25
  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8-25
  • 女大学生“裸条”借贷背后:牌照未至 巨头已各占山头 2019-08-23
  • 高考背后,他们默默付出(组图)【3】 2019-08-19
  • 【一汽丰田特约】每日精选世界杯88年第一次弟弟替补哥哥 2019-08-14
  • 吃货苏东坡出品:“舌尖上的宋朝” 2019-08-11
  • 万华禾香板:一根秸秆的绿水青山梦 2019-08-11
  • 法制日报:播放背景音乐也要尊重版权 2019-07-21
  • 河北定州:秸秆回收变废为宝 2019-07-21
  • 体育彩票走势图表大全 今天十一选五开奖号 新加坡彩票投注站 七乐彩近1500期走势图i 新时时豹子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:官方网站 晓艳七乐彩推荐 新澳门永利 赛马会高手帖 双色求开奖结果